跳到主要內容
訪客人次:788159
:::
訪客人次:788159
:::
:::

明星結盟:南加州如何成為下一個舉足輕重的科技生態聚落?

南加州有很多優勢成為一個科技聚落 – 南加州每年科技博士畢業數高居美國第一,加州理工學院(Caltech)的專利產生量在美國獨占鰲頭,洛杉磯加州大學(UCLA)的新創公司更是在美國名列前茅。事實上,聖塔莫尼卡(Santa Monica)和西好萊塢(West Hollywood)的新創公司密度與許多矽谷城市相當,像是帕洛阿圖市(Palo Alto)和門洛公園市(Menlo Park)等。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和史納普公司(Snap; Snapchat)更成為在南加主場的重量級新創公司。
這些原因使得南加州逐漸形成未來的全球主要科技聚落,而目前面臨的挑戰是如何找到一些關鍵步驟來使之實現。
高昂居住成本使矽谷失色,這種「迴聲室」效應 正在抑制創新和其他問題。

波士頓諮詢集團(The Boston Consulting Group)與南加州創新聯盟 (the Alliance for Southern California Innovation)合作,重新審視南加州吸引新一代科技創新者的原因。以下是他們所做的報導及分析:

我們發現南加區域正在成長,令人驚訝並且強大的成長更是將這股熱潮推到高峰。特別令人鼓舞的是八個創業中心的實力,為南加提供了堅實的基礎。相形之下,我們發現矽谷由於成本過高而失色,這種「迴聲室」效應正在抑制創新和其他問題 – 也為這個從矽谷只需乘坐短途飛機即可抵達的南加地區帶來機會。2月份,《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報導,著名的投資者Peter Thiel將離開舊金山而移居到洛杉磯。一位熟識Thiel的消息人士在接受彭博(Bloomberg)採訪時解釋說,「洛杉磯提供了一個更多樣化的生態系統,其多樣化的影響更可能引發創新。」

在南加真正反應和迎頭趕上,甚至取代矽谷之前,還有很多必要條件,該地區必須克服諸多挑戰才能「跨越鴻溝」,並在世界頂級科技中心中占有一席之地。南加州並不缺乏對手:紐約市自詡為「矽巷(Silicon Alley)」,芝加哥則是「矽草原(Silicon Prairie)」,奧斯汀為「矽丘(Silicon Hills)」;波士頓和西雅圖則擁有完善的科技中心,底特律、匹茲堡和新奧爾良(Silicon Bayou,譯作「矽灣」)等城市也有各自的新創區域;以及位於中國、印度及以色列等國家的強大科技中心(Tech nodes)。
換句話說,競爭非常激烈,但潛在的報酬非常好。如果教育界、高階管理者、投資者、政府官員和其他利害關係人能夠凝聚共同的願景付諸實行,他們可以挖掘到數十億美元的機會。舉例來說:如能縮小南加州與矽谷之間的創投差距,將可增加13.7萬至25萬個高薪工作,同時湧入數十萬個服務業職缺。

矽谷成功的關鍵因素
想要創造一個培育新世代的科技創新者且具有吸引力的環境,需要做些什麼事?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將視角北移到舊金山灣區(包含舊金山市及矽谷),從許多研究中篩選矽谷成功的原因,為什麼不是波士頓外圍的128號公路,或任何其他主要研究型大學所在的大都會中心,從這些研究確立首要原因。我們還聘請了位於帕洛阿圖的Wilson Sonsini Goodrich&Rosati律師事務所的創始人Larry Sonsini,他是一位頗具影響力,輔導新創公司有幾十年經驗的顧問。我們確立了灣區成功的六大關鍵要素:足夠的人力資源,充足的創投資金,強大的大學研究系統、強壯的企業環境、健全的專業基礎設施,以及有利於創新的文化。(見圖1)

接著,我們對包括灣區在內的幾大地區科技中心企業家、創投家和關鍵參與者進行了100多次訪談,並根據我們確定的六個類別對每個地區進行定量分析,除南加州和灣區外,其他地區還有紐約市、奧斯汀、波士頓和以色列。
無庸置疑,舊金山灣區在每個類別中都是傲視群雄的,在很多情況下,灣區都以倍數超過或接近競爭對手。這並不奇怪,矽谷的創新引擎在現代商業史上是獨有的,即使不是該地區的新重心,現在舊金山市區已經成為矽谷的延伸。來自全球各地的人遷移到矽谷,與世界上最好、最聰明的人一起工作。在其他地方創立的技術密集型新創公司搬到矽谷後,都感受到外在或者內在的壓力,特別是在公司規模正要擴張時。另一個關鍵因素是該地區的創投家集中,多數辦公室分布在門洛公園市(Menlo Park)的沙丘路(Sand Hill Road)上,長達兩英里。在創業公司的數量和密度的基礎上,矽谷形成的網絡效應很大,另外我們在訪談中很多人提到創業社群密集的形成原因——許多科技公司在IPO或被收購後,內部員工自行創業,而形成矽谷創業生態系統的「原料」。
其他地區在兩個或三個類別中獲得高分。(見圖2)例如紐約市(如海灣地區)比南加州擁有更多的大公司。根據2012年至2016年本地創投資金計算,南加州排名第四,落後於紐約、波士頓及矽谷。創業家精神,體現奮力一擊的精神(Swing for the fences,棒球術語:全力揮擊成全壘打)——以大膽不怕失敗和遠大的目標為名,以色列在體現矽谷的創業家精神上已經佔據了一席之地,但在南加州尚未完全實現,儘管我們在南加州跟其他地區看到些進展。然而,南加州在圖2所示的表格中排名第二,與矽谷相比毫不遜色,如果說還無法完全比擬,那麼南加州至少是60年代初時矽谷的樣子。

矽谷的悲歌
對其他渴望成為矽谷接班城市的好消息是,矽谷在某些方面太過成功。我們調查發現,矽谷的飽和程度招致前所未有的挑戰,首先是房價過高及營運成本的高漲,加速了創業公司的「燃燒率(burn rate)」—— 即每月支出,以2017年的頭條新聞為例:
「在昂貴的矽谷地區,即使是六位數的工資也被視為『低收入』」
- 聖荷西(San Jose)《信使新聞報(Mercury News)》:「83%的租戶想要離開矽谷。」
-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她每天早上2:15起床,搭2班火車和巴士才能趕上早上7點的工作。」
-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到處都有的跡象,一個社區最後會扼殺自己的成功。」

紅點創投公司(Redpoint Ventures) 是一家位於沙丘路的頂級創投公司,據該公司2015年研究指出,在2009年至2014年期間,矽谷創業公司的營運成本翻了一倍—— 每年的通貨膨脹率大約為14%。

我們採訪的一位創投家是來自加拿大多倫多(Toronto),專注投資新興人工智慧網絡,他說,相同的投資在多倫多可以維持公司營運33個月,而在矽谷僅為14個月。許多人談到網絡效應的缺點:迴聲室效應引發越來越多的創業公司鎖定同一個的市場,並鎖定同樣的客戶需求。他在舊金山矽谷的客戶一直表達對吸引和留住頂尖人才的憂慮,為了節省成本和提高員工士氣,許多公司正在積極尋求將一些部門轉移到矽谷以外的地區。一位《財富雜誌(Fortune Magazine)》前100名的科技公司高階人員抱怨說,在矽谷僱用工程師的費用越來越大,而被挖角則是稀鬆平常。

我們大多數受訪者表示,提供一個可行的替代方案的時機已經成熟,南加州必須意識到——就像在鎖定創業公司的一個痛點——矽谷的問題提供南加重要的機會。

南加州成為矽谷接班的潛力
南加州顯而易見的優勢來自於溫暖的天氣、終年的陽光、緜延海岸線和無盡的海灘。洛杉磯一直是「夢想的城市」,歡迎那些追求名利的人。南加州的技術含量很深,可以追溯到影像和音響技術,有助於創建電影行業,好萊塢也為南加州增添光芒。最近,洛杉磯被亞馬遜公司(Amazon.com Inc.)相中成立第二個總部的考慮地點,而且,如上所述,Peter Thiel決定遷往洛杉磯,「Thiel資本」和「Thiel基金會」的50多名員工也將隨之遷入南加州,大部分資金用於資助科學研究,這也會為網絡效應帶來不錯的貢獻。
許多備受矚目的矽谷科技公司在南加州設有分公司,包括谷歌(Google)、臉書(Facebook)、雅虎(Yahoo)、網飛(Netflix)和Salesforce。YouTube在矽灘(Silicon Beach)開設了工作室空間。矽灘是從普拉亞德雷(Playa del Rey)和威尼斯(Venice)到聖塔莫尼卡(Santa Monica)的一個海岸帶,估計有395家新公司在2014年至2016年間發芽。他們大多數都位於海灘的幾個街區之內。

在2012年,《今日美國(USA Today)》一篇以「矽灘成為科技的溫床」為標題的文章中,有一家新創公司的執行長提到:「威尼斯具有創造力,以及一個更好的生活質量」。執行長繼續說:「你可以在早上衝浪,一天一天地編碼......而且天氣比帕洛阿圖還要好。」近年來,科技世界迷戀難以捉摸的「獨角獸」——估值至少10億美元的新創公司。南加州擁有至少三家「超級獨角獸」企業——估值至少100億美元的企業:Snap、SpaceX和Kite Pharma(最近被Gilead收購)。

南加州擁有比美國其他任何地方更多的主要研究型大學,並擁有足夠的人力資源來填補正在雨後春筍成長的新創公司的人力需求。

一個強大的大學系統是我們在矽谷成功模式中確定的六大要素之一,這一點南加州無可匹敵。該地區擁有比其他地區更多的主要研究型大學,隨之而來的是持續不斷的新鮮腦力供應,這與第二個關鍵因素有關:充足的人力資本來填充正在快速成長的新創公司的人力需求。根據美國智庫米爾肯研究所(Milken Institute)2017年研究指出,在南加州,帕薩迪納(Pasadena)的加州理工學院不僅是美國頂尖的大學,專利量也是首屈一指,另外還有其他四所世界排名前20位的大學。在同一項研究中,洛杉磯加州大學成為新創公司創造力的榜首,另外還有其他三所排名前22位的大學。

如前所述,南加州的大學每年頒發的科技類博士學位排名第一(大約600),科技類畢業生僅次於紐約州大學(New York State University,每年超過13,000)。在南加州有超過80名諾貝爾獎得主,矽谷雖然擁有三所著名大學——史丹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柏克萊加州大學(UC Berkeley)和舊金山加州大學(UC San Francisco),但南加州不僅有加州理工學院、洛杉磯加州大學、爾灣加州大學(UCI)、河濱加州大學(UCR) 、聖塔芭芭拉加州大學(UCSB)、加州州立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CSD)、聖地牙哥州立大學(SDSU)、南加州大學(USC),以及克萊蒙特學院( Claremont Colleges)等可以與之匹敵。

一個地區的研究高能量大學與本地新創企業生態系統愈整合,新創愈欣欣向榮。南加大「創新技術研究所」和洛杉磯加州大學的「矽灘創新實驗室」,都致力於將當地大學與新創事業更緊密結合。其他學校也有類似的中心,專注於現實世界的技術挑戰。例如,UCSD的生命科學研究領域非常有名,也是桑福德再生醫學聯盟(Sanford Consortium for Regenerative Medicine)、桑福德醫學發現研究所(Sanford Burnham Prebys) 、斯克利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和沙克研究所(Salk Institute)的所在地。UCSB以在材料科學方面的領先地位而聞名,而Caltech則負責管理美國國家暨太空總署(NASA)的噴氣推進實驗室(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 JPL)。

南加州擁有17家財富500(Fortune 500)大公司,其中一些公司提供相關領域的專業知識,並入股新創事業,協助實現夢想。

強大的產業環境是另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南加州擁有17家財富500大企業,而波士頓有13家,奧斯汀有2家(以色列有1家)。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包括:世界上最大的智慧手機晶片製造商高通公司(Qualcomm),可提供相關領域專業知識;高通或迪士尼(Disney)的員工,或中型企業,例如港口醫療公司,一家位於爾灣(Irvine),從事再生醫學的醫療科技公司,都有助於培養企業家夢寐以求的相關業務。該地區最大的優勢一直是內容創作,它也一直是電子遊戲設計師的家,電動藝術公司(Electronic Arts)仍然是該地區的大型雇主,還有像Scopely和Riot Games這樣的新進入者。南加州的國防和航空及太空工業並不像以前那麼強大,但是新企業包括伊隆‧馬斯克(Elon Musk)的SpaceX總部設在Hawthorne,和理查德‧布蘭森(Richard Branson)的維珍銀河(Virgin Galactic),已經在南加州建立基地,並開創了下一代的太空旅行。橘郡(Orange County)是全球醫療器材公司的中心,醫材產業蓬勃發展,許多南加州新創公司也在當地研究「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 VR)」和「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 AR)」技術。

南加州是更多樣化、更便宜的地區
南加州的多元化是新創公司競爭的另一個重要優勢。Annalee Saxenian是研究矽谷「區域優勢」的權威人士,他指出,高技術移民人口對其作為科技聖地的成功至關重要;新創公司需要招募多元文化、多語言的員工,也需要這樣的環境。洛杉磯市民來自140個國家,並講224種語言。該市35%的居民是外國出生的,比任何其他美國城市都多;聖地牙哥(San Diego)的移民數量排名第12,橘郡居第15名,相比之下,矽谷的聖克拉拉縣(Santa Clara County)排名第7,舊金山則排名第26。

南加州的租金和房價明顯較低——這對於那些尋求創業的公司和他們招募的員工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賣點。(見圖3)舊金山房價平均是洛杉磯的兩倍多。例如,在曼哈頓海灘(Manhattan Beach)的一家新創公司工作的員工可以在附近的托倫斯(Torrance)或英格伍德(Inglewood),購買到約70萬美元的房子。矽谷的工程師、市場經理或銷售人員在接近工作的任何地方,至少需支付兩倍的金額。舊金山房子的平均租金為每月3,219美元,比洛杉磯的2,107美元高出50%以上。

至於做生意的成本,在洛杉磯,平均商業租金為每平方英尺36.50美元,而舊金山為64.40美元,高出75%。員工工資也顯著提高,洛杉磯科技工作者的年平均工資為95,617美元,而舊金山為123,158美元。經理人的平均成本也更高,在舊金山每年約15萬美元,而洛杉磯的成本為128,530美元。我們計算了一家新創公司20年來的合併勞動力和租金成本差異,該公司已經在第10年增加到5000名員工,並發現在洛杉磯或紐約設立辦公室可節省16億美元。與丹佛(Denver)和西雅圖(Seattle)相比,節省的費用也可達到2.5億到5億美元。

當然矽谷依然具有強大的吸引力。矽谷頂級創投公司的一位首席合夥人指出,在矽谷工程師的成本可能會更高,但在招聘和員工生產力方面提供了無與倫比的效率:「可以在數天或數月內找到適合的人才,這往往可以抵銷增加的工資,但隨著成本和飽和效應(包括交通堵塞和高房價)的上漲,矽谷的營運風險變得有利於其他地區。」

南加州是否處於引爆點?
任何觀察者都可以告訴你,矽谷的成功是建立在自身之上的。第一次創業成功然後成為連續創業者,過去的成功經驗使籌資更容易。有些人在被聘用多年後決定冒險創辦自己的公司,其他人則擔任年輕新創公司在尋求成長時的顧問。學者探討 「新創密度」這種現象——每單位空間(每平方英里、每個城市、每個地區)科技公司或工程師的集中程度。在促進合作、創造力和創新方面,很少有因素同樣重要。矽谷一家雲端內容管理公司「Box」的總經理告訴我們,他曾與來自十個城市的代表進行圓桌討論,得出的結論是新創密度乃科技聚落的成功關鍵。
這種見解至關重要,也為尋求加速發展南加州創業區域的人同時帶來了好消息和壞消息。從積極的方面來說,我們發現,南加州至少有8個潛在聚落,每個聚落處於不同的發展階段;例如,聖地牙哥在大多數層面都很強,而河濱(Riverside)的優勢則是初期的。又例如,內容創作(媒體和娛樂)產業在伯班克(Burbank)和格倫代爾(Glendale)周圍形成。另一個則是在形成醫療技術和網絡安全,這些潛在聚落是建立世界級科技生態系統的基礎。(見圖4)

南加州的缺點來自於地理位置因素。在矽谷,城市聚集在一起,放大了收益,雖然也帶來美國101號高速公路上下班的交通擁塞,但它加強了資訊網絡的暢通。南加州具有許多相同的優點,可以說是具有競爭力——但分布在大約八倍的地理區域。從舊金山到聖荷西只有55英里,但從聖塔芭芭拉到聖地牙哥則有218英里。

重心的缺乏一直困擾著企業家,他們擔心遷移到南加州將失去一部分對矽谷生活科技的關注。正如矽谷一位長期的高階管理者告訴我們: 「南加州中存在企業家,但也阻礙他們發揮最大潛力。」他在南加州設有辦事處,儘管他看到了低成本的誘惑,但他仍然留在矽谷。「我有信心,如果我在矽谷創辦公司,我比較容易獲得資金和我需要的支持。」
洛杉磯獲得2028年奧運會主辦權,該市勝出的原因是承諾將花費880億美元提升交通基礎設施,這將有效地拉近各地區的距離,再加上該地區近年來取得的成功所產生的良性循環。像Snap和SpaceX這樣的「超級獨角獸」公司,正在創造更多的創業原料,這些原料將填補專業知識的口袋。谷歌、雅虎和臉書等科技巨頭,正在矽灘擴大了他們的營運,增加該地區高科技員工和工程師的密度。

洛杉磯西部擁有約2000家科技公司——每平方英里約55家。

洛杉磯西部是南加州最發達的地區之一,該地區擁有約2000家科技公司,平均每平方英里約55家。大多數專注於手機、社交、遊戲、媒體和娛樂相關的消費類應用。該地區擁有年收入達160億美元的遊戲巨頭暴雪公司(Activision Blizzard),以及Snap和Live Nation Entertainment。洛杉磯加州大學就在附近,南加大也在那裡成立創新實驗室。洛杉磯西部的「基礎設施」包括加速器和孵化器,例如Amplify.LA,MuckerLab(台灣小留學生許惟量創辦)和BCG Digital Ventures等。我們相信洛杉磯西部的實力,將成為區域增長的關鍵催化劑,特別是當科技公司和人才尋找矽谷以外的機會時。
還有一個跡象顯示,南加州的潛在聚落正在強化:最近畢業生留在該地區任職的現象增加。南加州創新聯盟成員的數據顯示,來自一流大學的南加州技術畢業生,選擇留在該地區就業的情況顯著增加,而不再遷移到矽谷地區或其他地方。2012年畢業的加州理工畢業生,有31%留在南加州,而2017年則增加到54%。在UCSB和Harvey Mudd學院也有類似的趨勢。這告訴我們,南加州有些需求中心正在創造新的就業機會,並可能與該地區潛在聚落重疊。新的畢業生成為本地新創公司的命脈,他們的存在也告訴我們,他們在南加州看到了發展性。

南加州的不足
從創業社群的角度來看,該地區最大的不足,是缺乏創投資金。在種子前期階段,南加州的吸金水平大致與矽谷相當。然而,根據西雅圖一家金融分析公司PitchBook提供的2012-2016年數據,在創投週期種子和早期資金的關鍵階段——南加州比矽谷落後四倍。在創投週期的後期階段,差距會進一步擴大。南加州在後期創投週期以七倍的速度落後於矽谷,這意味著創始人在規模擴大的時候,需要向北遷移到矽谷。
今天,矽谷大多數投資於南加州公司的創投業者,都會去南加州參觀他們的投資組合公司,南加州的領導者知道,他們已經取得成功,因為頂級創投公司Redpoint Ventures在南加州看到如此多的投資機會,他們在該地區開設了衛星辦公室,就像在中國或以色列一樣。他們還必須確保他們的連續創業者留在南加州,因為他們沒有理由去其他地方。
我們將這種轉變看作是三步驟的過程。南加州已處於第一個階段:確保更多的科技畢業生和博士繼續留在南加州,因為他們找到了創新型公司的工作,或者因為南加州環境適合他們的創意商業化。第二步是確保更多尋求種子創投的南加州新創公司,在擴大規模和發展壯大的時候繼續待在該地區,而不是向北移動。這種情況也正在發生,並且可以透過更強大的人脈網絡和更好的可見性,為那些早期承諾留下的公司提供支持。第三步也在進行中,南加州新創事業密度如此之大,以至於對新創公司和想創業的獨資商業人來說,都是一個強大的吸引力,從而迫使創投業者在南加州開設辦事處,而不是繼續通勤航班往返南北加。

關鍵的後續步驟
許多利害關係人可以在南加州發展成為創新聚落的過程中扮演一定的角色,例如大學可以放寬知識產權的技術移轉,並增設創業課程和孵化器空間,當地官員可以確保基礎設施投資和更有利的監管環境,民選官員和其他利益相關者則需要跨地區的密切合作。個別城市渴望創建自己的迷你科技中心——現有地區的廉價替代方案——因為新創公司將一直在尋找便宜的租金。
南加州創新聯盟可發揮促進者的核心作用,利用其龐大的網絡(董事會和諮詢委員會),將南加州生態系統中的關鍵角色聚集在一起,並確保企業家在擴展業務時得到充分支持。該聯盟成立於2017年,在矽谷飽和,及南加州處於引爆點的時候,適當提供資源,其成員包括該地區的主要研究機構,當地商界領袖和國際級顧問,專注於排除科技成長阻礙的差距,並確保南加州創業家與正確的資本類型,以及恰當類型的專業知識相聯繫。隨著南加州可能成為與矽谷匹敵的科技中心,這是一個大膽而非完全不合理的目標。我們的建議如下。

建議1:吸引更多創投資本
我們不能強調創投資本對創業生態系統健康的重要性。(參見圖表5)我們估計,將南加州的創投從海灣地區全部創投的7%擴大到25%~40%將創造出13萬7千到25萬個新的高薪職位。經濟學家估計,對於每一項科技工作,大約創建四到五個服務工作——這個乘數效應遠遠超過傳統製造業。我們對頂級創投家的採訪證實「聰明的錢會找到好點子」; 隨著該地區增加對尋求開展下一項創業的經驗豐富的企業家的吸引力,因此將增加投資。

建議2:加強現有科技中心
該地區的利益相關者必須識別每個科技中心內的差距,並利用其網絡確保添加必要的成分:與附近的研究機構建立更緊密的整合和支持關係,或者獲得他們所需的專業服務。更成熟的公司可以與年輕的企業家合作,並為他們提供畢業後需要的實驗室空間和測試設備。諸如El Segundo的Aerospace Corporation和Torrance的LA BioMed(洛杉磯加州大學的醫技育成中心)等招聘機構,以其重要資產和垂直專業知識,可幫助企業從概念發展到企業,並最終加強每個中心。隨著中心的規模和廣度不斷擴大,該地區的地理差異將會減少。

建議3:促進現有科技中心之間的互連
矽谷的主要優勢,在於它作為一個社區的凝聚力。該聯盟正在利用其與大學和該地區其他機構的關係,並在促進南加州相同的互聯互通方面發揮核心作用。聯盟和其他利益相關方應該找出機會,讓個別科技中心圍繞重疊的利益聚集在一起,並為來自該地區的創新者和投資者舉辦公開的活動。地區領導者還需要給當地公司留下深刻印象,即以更加強大的方式,更頻繁地與新創企業進行接觸,符合他們自己的最佳利益。實現這一目標的一種方式是通過分享主題專家,增加專業相互連結,另一個是為初級員工製定輪調計劃。

建議4:提升南加州創始人的集體野心
我們的受訪者一直提出矽谷奮力一擊的創業家精神。這種心態是這麼多創投公司的基地,也是為什麼很多連續創業者通常喜歡留下來的重要原因。我們建議商業社區開發一個類似於矽谷經驗豐富並能激勵企業家的「天使帶」,這樣的團隊將建立在該地區現有投資者網絡的基礎上,並分享他們的經驗給經驗不足的創始人。就像薩姆奧特曼在海灣地區的新創學校一樣,這樣一個團體可以將知識和專業知識普及化。

建議5:推廣南加地區對多元化和包容性的承諾
南加州必須更好地促進其多樣性,這是競爭優勢的重要來源。越來越多的人對於那些試圖選擇退出矽谷新創公司的「兄弟」文化的人而言,多元化是一個重要的激勵因素。哈維‧穆德學院院長瑪麗亞‧克拉維領導的一個工作組,正在研究如何發揮這一優勢;其建議預計在2018年下半年完成。

建議6:突出南加州本地和超越的技術能力
即使對我們採訪的一些利益相關者來說,南加州創新經濟的穩健性也令人驚訝。該地區必須做更好的工作來推廣該地區在國內外的優勢。該聯盟將於2018年舉辦一系列技術展示會,並舉辦一次創業大賽,讓大家接觸到南加州生態系統中的一些最佳創意和最耀眼的人物。

我們不期望一夜之間發生巨大的變化,也不會隨意參與「下一個矽谷」的論辯,但我們確實相信事實和數據為南加州創新生態系統,提供了強大的力量和動力,同時矽谷在其所有無可置疑的優勢下,因其自身過於成功而開始顢頇。在戰略上應用正確的影響力後,南加州的利益關係人方有機會,以非常顯著的方式發展創業經濟。

(駐洛杉磯科技組譯)

資料來源:
https://www.bcg.com/publications/2018/stars-aligning-southern-california-next-great-tech-ecoysystem.aspx



明星結盟:南加州如何成為下一個舉足輕重的科技生態聚落?



明星結盟:南加州如何成為下一個舉足輕重的科技生態聚落?



明星結盟:南加州如何成為下一個舉足輕重的科技生態聚落?



明星結盟:南加州如何成為下一個舉足輕重的科技生態聚落?



明星結盟:南加州如何成為下一個舉足輕重的科技生態聚落?

更新日期 : 2018/07/27